布鲁克农场庆祝澳洲坚果创新20周年

上世纪80年代末,当帕姆(Pam)和马丁布鲁克(Martin Brook)在拜伦湾腹地买下这座破败的奶牛场时,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块地。他们着手建立了布鲁克农场Brookfarm,却出乎意料地创下了非凡的成就,在这片土地上种出的澳洲坚果给这份事业带来了附加值。今年,他们将庆祝布鲁克农场成立20周年。

“布鲁克农场”如今已经成为美味营养的澳洲坚果早餐麦片、坚果小吃、坚果油、以及最近面世的婴儿麦片的代名词,而布鲁克家族的澳洲坚果农场现在也是拜伦角酒厂Cape Byron)的所在地,其屡创殊荣的精酿烈酒产品中,澳洲坚果发挥着重要作用。

布鲁克农场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以勇气、决心和远见为主题的家庭创业故事:家族曾多次直面产品构思的失败而不气馁,敢于冒着风险迎难而上,最终打造出一个备受欢迎的品牌——这也正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企业所必备的。

如今布鲁克农场拥有约70名员工,生产40多种产品并出口到世界超过15个国家。毫不夸张地说,布鲁克农场把澳洲坚果演绎到了极致——从种植坚果到提高其附加价值,再到丰富产品线、扩大产品出口,布鲁克家族不断推陈出新,用一系列创新和激动人心的方式,充分展现了澳洲坚果多样的口味、质地和多样性。

今天,我们荣幸能与Pam和Martin一起追述公司的发展历程,聊聊他们开发新产品的灵感来源、他们在这段旅程中最自豪的时刻,以及他们对澳洲坚果产业未来的看法。

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们进入澳洲坚果产业的?

Martin: 我很想说我们计划得很好,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在1989年买下这片36公顷土地的所有权之前,我们俩都住在墨尔本——Pam在牙科所工作,我从事电影和电视制作。我们本打算全家立马搬到农场,但后来澳大利亚陷入经济衰退,我们不得不推迟计划。10年后,我们终于搬到了那里定居。

Pam: 买下这处房产时,我们对农场几乎一无所知,更不用说种植澳洲坚果了。我们对这片地区适宜种植的作物做了很多研究,当时有一个种植澳洲坚果的朋友邀请我们去他家。当我们看到他的农场和果树时,我们就萌生了要种澳洲坚果的念头。事实上,我们进入行业的举动也鼓舞了很多刚刚开始种澳洲坚果的人——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住在这里的头两年,Martin亲自在农场干活,我们从而学会了种植澳洲坚果这项复杂的农业技术。

你们对布鲁克农场最初的愿景是什么?实现了吗?

Pam: 我们的初衷是找到某种方法提升澳洲坚果的价值。我们本以为能在6个月内推出并投入使用,但第一个产品并不成功,最终我们花了两年时间进行产品开发,才推向市场。

Martin: 有一回我们确实遇到了困难,因为开发第一款产品所花费的时间严重地消耗了资源和预算。我们自己也在想,“这个决定作得正确吗?”但我们知道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已经走上正轨了。我清楚地记得灵感来到的时候,我们围坐在餐桌旁,问自己:“当谈到美食,我们最想念墨尔本的什么?” “有人就说,‘我似乎找不到真正好吃的什锦早餐’。”

Pam: 在我小时候,爸爸会在早上用到大约17罐食材做什锦早餐。所以我们说,‘创造出高品质的产品,不仅使用澳洲坚果,还要使用澳洲坚果油。” 从那时开始,我们明确了方向:做出真正美味且营养丰富的食物。于是我们第一个推向市场的产品就是什锦麦片。

你们已经被证明是伟大的创新者,从哪里获得新产品的灵感?

Pam: 通过员工、家人,以及通过观察周围的世界,我受到了许多启发,我意识到了一些即将到来但市面上还不是主流的健康趋势。可能是一些特征还不是特别清晰的趋势,也可能只是一些我们喜欢但做得不好的东西。布鲁克农场的Porrij麦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市面上有很多麦片产品,但没有人做过完全不含糖的澳洲坚果和杏仁粥。所以我们创建了这样的一个品牌——它如此特别:健康营养。

Martin: 我们一直都在做自己的配方(Pam就是这样做的)。这一直是我们的一个信条,仅仅生产健康的食物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很好的口感。

你们最喜欢布鲁克农场的什么产品?

Pam:我是真心为Porrij能量麦片和Granola原始生酮燕麦粥感到骄傲,尤其是Bloom婴儿食品这个系列。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预防过敏贴士说,建议6到12个月大的婴儿接触常见的食物过敏原。通过Bloom婴儿食品,我们找到了一种方法,能够让婴儿接触到包括澳洲坚果在内的一系列坚果——只有我们的产品能做到这点。

Martin: 我现在依旧非常喜欢我们在品牌刚创立的时候生产的那种牛奶什锦早餐。喜欢天然蔓越莓的口感——我每天早上都吃。我也喜爱我们的产品:整颗烘烤澳洲坚果配盐滨藜,我太爱它的味道了!

Pam: 所有的产品我们都喜欢,今年年末我们还会推出一些新的零食。你必须热爱自己产品的一切,否则就没有把它推向市场的必要。

经历了20年的建设和发展,布鲁克农场肯定创造了许多里程碑和成就,你能举出一个你最自豪的吗?

Martin: 我为我们的儿子威尔(Will)感到骄傲,他一开始负责扫地清洁的工作,现在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首席执行官。他为我们的业务带来了全新的见解,努力让公司在环境可持续性方面的做得更好。同时,我也为能够给人们提供一份真正的工作和事业而感到自豪。我特别喜欢看到员工们在得知自己有了一份稳定且喜欢的工作之后的变化,这真是太棒了!这给他们的家人和他们自己都带来了很大的改变。

Pam: 2007年我们获得了澳洲电信年度业务奖,这真的很特别,尤其是考虑到我们当时的业务规模要小得多。有趣的是,当我得知获奖时,我在想,‘这是我们最自豪的时刻’。但当我们到达颁奖典礼,我看到了所有其他获奖公司的时候,我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开始。现在有了Will所做的一切,我们真的可以看到公司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在布鲁克农场的头20年里,你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Pam: 从一开始,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要确保你是在为公司工作,而不仅仅是在公司里工作。我也学到了合作和交流的重要性——那些地区的其他生产者、种植者以及来自澳大利亚坚果协会的支持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Martin: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拥有一个优秀的团队,他们的技能比我们强,我们也会给他们自由发展的空间。放手是很重要的,即使这并不容易。我们已经学会让人们在团队中独立工作,并对其他人的好点子和不同的做事方式持开放态度。

你是否一直希望你的儿子们参与到这个生意中来?

Pam: 当初的计划并不是让他们进入这个行业。我们给了他们追求梦想的自由,就像我们当初成长的时候那样。Will学习音乐和教育,但最终来到我们这里,对我们说,“我对布鲁克农场很感兴趣。” Eddie学过商业,喜欢酒吧和鸡尾酒行业,并在农场里建立了拜伦角酿酒厂。不过,这两个男孩从小就参与了我们的生意,帮助我们制作产品,给每包麦片贴上手工标签,并在市场上销售。当我们去布里斯班市场的时候,他们会在凌晨3点半起床。他们当时还不太乐意,但这是协议的一部分!

Martin: 我们甚至让他们参与重建雨林。早些年,我们从墨尔本开车过来,每年都去长途旅行。当大多数同龄的孩子假期去拜伦海滩游玩时,他们在帮父母种树、清理灌木丛!

Pam: 他们从小就学会把可持续发展当作经营布鲁克农场和拜伦角酿酒厂的首要考虑因素。他们很清楚,布鲁克农场的业务是要流传给后辈的,而不是当下建设完了脱手就卖了。就这样,我们把自己所秉持的信念传承给了下一代。

在过去的20年里,你看到澳洲坚果产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Martin: 澳洲坚果产业目前在根除生物病虫病害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并正朝着再生农业的方向积极发展。这个领域将有效地改善土壤、保留碳元素、增加生物多样性。不得不说,澳大利亚在林业管理和减少化学作物等领域取得了惊人的进展,这都要归功于该行业的有效领导力。 

Pam: 目前这个行业的市场营销活动变得更加精细,有利于我们维持自己的高端定位。同时,我们还致力于在产品研发和可持续农业方面进行各种形式的创新。在减少工农业废弃物方面做得越多,越能处理好可持续性投资,同时更能帮助我们所在的产业减少碳排放量。

今年是布鲁克农场成立20周年,你打算怎么庆祝这个重要的里程碑?

Pam: 有些人会用一周的时间做周年庆,但我们打算用一整年来庆祝澳洲坚果成立二十周年这一里程碑。在这一年期间,我们策划了很多庆祝活动(当然,考虑到今年的疫情,这些活动的展现形式可能会和往常不太一样)。我们将和员工以及和其他参与者一起庆祝,这对我们来说真的就是和日常工作伙伴一起举办的庆祝会。 

接下来的20年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Martin: 我相信企业在Will和Eddie的管理下会继续不断地发展。在他们的领导下,我们开发的第三个项目很快就要启动了,它和环境保护的议题息息相关,并有助于改善气候变化。希望各位继续关注我们!

Did you like this article?

Subscribe to the macadamia review to get more news like this delivered straight to your inbox.

SUBSCRIBE TO THE MACADAMIA REVIEW

and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the latest news from the Australian macadamia industry.